必发365官网

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口述重生首长的小媳妇很主动强制留我在她家吃饭

[日期:2017-11-03] 来源:本站整理    作者:zhaozy.com [字体: ]

要是我之前知道这个重生首长的小媳妇这么主动,我就不去接触她了,因为这个重生首长的小媳妇实在是太疯狂了。有一次,她邀请我到她家做客,没想到吃完饭之后,竟然不给我离开,要我留下来陪她

 

那一年我刚转业,被安置在一个乡镇的村镇建设办公室工作。我们单位一共六个人,虽然只有一名女同志,但她却是我们单位的负责人。别看她是个女同志,她在我们这个乡政府里办事果段、干练、麻利一点都不亚于男同志,而且人长得是端庄、漂亮所以是深得大家的喜爱。

我上班后她对我也格外照顾,当然我是当兵的出身,身上有一股冲劲,而且善于学习工作不久便成为了我们单位的业务骨干。她每一次交待的任务我都能漂漂亮亮的完成,所以他对我的印象也还不错,在我们单位的工作会议上也经常受到她的表扬。

我也很尊得她,在工作之外也主动为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如辅导她女儿做作业、帮她收拾宿舍等。做这些事情当时绝对没有别的什么想法,而是一个下属对领导起码的尊重。我也没有对她表示什么,她也没有向我表白什么,我自己都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第一她是我的领导,第二她是有一个八岁女儿的母亲而我只是一个未婚的小伙子。而且她对我们单位其它同志也一样关心爱护,除了我工作经常受到表扬外,她对我们每一位同志都一样关心爱护。但后来有一件令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那是我上班第二年的夏天

当时还没有取消农业税,乡政府把我们单位抽去收农业税,由于我们单位骨干多,而且战斗力较强,所以让我们包了一个村。我们大家共同奋斗了三天就完成乡政府下达的任务,在村里的最后一天,村里除了招待我们午饭外还特别加了酒,由于高兴,大家都喝得有点多了。

特别是她几乎醉了,因为只有我和她住在县城,其它的同志都住在乡下,所以我们单位的副主任让我送她回家,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把她送到了家。

从村里到乡里,又从乡里到县城这么一周腾,把她送到家后天色已晚。我就准备回家。谁知她说:“小李呀!你平时了帮了我不少忙,在这里吃过晚饭再走吧”!我心想不就吃过饭嘛有什么了不起,就说:那多不好意思呀!她说:“我们都是一个单位的用不着客气”。

不一回儿她就整出了几样小菜。本来中午饭喝了不少酒我有点不想喝,可她却说第一次到她家不喝酒不好,我没有办法只好按着她的意思来。吃过钣后我感觉头脑晕晕的,但还好喝的不多回家是没有问题的,我刚准备回家,突然下起了雨,她说:等雨停了再走吧!

说完之后她打开了电视,正好电视正播着我喜欢看的球赛,于是我便看电视,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雨还没有停的意思。她说让我再等等,她便拿了睡衣去卫生间洗澡去了,我也没有理她,我仍然在看我的球赛......

等她出来的时候,她穿着粉红色的内衣,里面没有戴胸罩。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她丰满的乳房镶嵌着粉红色的珍珠,我当时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,但我还是没敢多想,虽然她老公和女儿都不在家

外面的雨渐渐的要停了,我正准备起起身告别,突然"轰隆,轰隆"两声响雷好象天都要塌下来似的。我也被雷吓的是心惊肉跳,她被吓得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,你想我当从未碰过的我被搞的是不知所措,不知怎么办为好,当然我的小弟也不争气,一下子硬了起来。

我说:别这样,这样不好!她说:我只是害怕,你能待会儿再走吗,陪我聊聊天!我当时也许她是真的害怕,我就没有拒绝她。她向我诉说了她许多苦楚,说虽然在工作上风里来、雨里去,但她丈夫并不理解,在一个月前离了婚,说着说着便呜呜的肩膀上哭了。

我没有办法只是静静听她诉说,由于她趴我怀里太久,我浑身有点好象有一股火在燃烧,我的手不知不觉的不老实了,她也没有反抗,任由我抚摸,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,我说:我实在受不了,你能给我一次吗?

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滚烫香唇封住我的嘴,我这时也顾不得许多,一下子把她抱到床上,三下五除二便褪了她全部的衣服,像恶虎扑食一样猛扑过去……事后,我恢复了理智,我向她道歉,她说:“你不用道歉,今天是上天安排的,我们不用互相埋怨”!然后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她家。

说实话,即使她没有责怪我的意思,但是我却因为这件事情一直过意不去。所以,自从那次意外之后,我就没有单独去过她家,我怕同样的意外会再次发生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admin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AD
AD
热门评论